第六十三章?? 静秋成亲

作者:梦一场 | 发布时间:2016-10-13 11:11 |字数:2809

????在这个朝代,女子出嫁是一件大事儿,而像是肖静秋这样现在出名儿的女子出嫁,那更是隆重的很。肖家之前从来没放出声来,这件事儿让大家都措手不及。

????甚至有的家族连礼物都准备的仓促了许多。吉时是正午。上午的时候,便已经有了许多的宾客到场。

????肖越泽一改常态的站在门口儿等客人,这倒是让肖家大哥和大嫂惊讶了。不过,早早来帮忙的薛天佑则是笑的神秘,说他这是在等天仙呢。

????肖家大哥对着一句玩笑话只是一笑而过,心道,老三一向是对情爱事没有什么过多的追求,哪里会等女子啊。

????肖家大哥这想法才刚刚从脑子里闪过,就听到远处传来了女子的声音:“肖家公子,让您久等了吧?”净月公主一脸的抱歉。肖越泽闻言,摇了摇头道:“没有,公主请进来吧。”

????这是梦吧。肖家大哥看肖越泽这温柔的样子,只觉得这是一场梦,这梦太美了。老三竟然会对公主有兴趣?别开玩笑啊,这比他娶个乞丐更让人震惊。

????不过,不管他怎么震惊,肖越泽还是带着女子进了门儿,薛天佑看着这一幕,则是道:“没想到他会喜欢这口儿,不过净月公主倒是个不错的女子,身份也高贵,很适合他。”

????“别胡说!老三绝对不会娶皇家女子的。”肖家大哥冷声,说完走进了门儿。

????就在肖家大哥进去不久,苏炎彬也来了。苏炎彬来了之后,薛天佑和他一同进去的,虽然说两个人不和,和至少也是朋友,走在一起算是个照应。

????坐在肖家的客厅中,薛天佑沉默的喝着茶,心中更加倾向于铁观音。而苏炎彬则是在看别人下围棋,今日的他,很是稳重。比起他们,最紧张的人,大概就是本不该出现在这儿的枭了。

????枭看着众人,有些犹豫道:“我现在该去哪里好?”

????薛天佑闻言,也是一愣:“我没成过亲,也不知道你现在该去哪里好。”

????“就算成亲也不会是上门女婿。”薛天佑很欠扁的多加了一句,让本来还算缓的场面一瞬间就冷了一下来。苏炎彬听到这话之后,干脆的直接过来给了他胸口一拳佯装生气道:“你这人,会不会说个话?”

????“那个,我到底该怎么做?”枭看着两个人,好奇的问道。苏炎彬闻言则道:“我也不知道。”

????“新郎官儿,新郎官儿,您在哪儿呢?”就在枭不知道该怎么做的时候,门外的媒婆也在喊了,枭一听有人叫自己,急忙跑了出去,在赢出去之后,众人也开始收拾起来,既然新郎官被叫走了,那就说明婚宴马上就要开始了。

????婚宴开始是在肖家的正厅中,肖家的正厅很大,而且装潢也是上等的。众人坐在这大厅之中,在新娘和新郎到场之后,见识到了什么叫做一对璧人。

????女子含羞,因为入赘的关系,按照习俗没有盖盖头,男子身着大红之后,显得魅惑。眼角的泪痣给他多添了几分气质。用妖媚来形容他的话,也很恰当。

????本以为入赘的人基本不会有什么好的,可现在看起来却并非是如此啊,。肖家姑娘的相公,简直是难得一见的美男子。

????一拜天地!  

????媒婆高喊一声,肖静秋和枭朝着外面拜了一下。

????二拜高堂!

????媒婆又是一声高喊,肖静秋和枭转身,拜了肖家的大哥大嫂。

????正所谓长兄为父,长嫂为母。

????夫妻对拜!

????媒婆喊声又起,肖静秋和枭两个人对着拜了一下,枭看着肖静秋,脸上的笑容无法掩饰,幸福,大概便是这种感觉吧?她是他唯一想要的,而此刻,她已经属于了他。

????在拜堂之后,肖静秋被带回了房间,而枭则是被大家堵住喝酒,大概要到夜里才能回去。

????肖静秋在回到房间之后,让婢女退下,独自一个人坐在床上,看着这里的摆设,唇边勾起一抹浅浅的笑容,这里的一切看起来真的很不真实,就这样成亲了吗?

????这样对枭是真的好?呵呵,现在也不该想这些了,不管好不好,枭和自己终究也只能一起走下去,这条路是自己选择的,不管如何,都不能主动放弃。

????“新娘子怎么能用悲伤的表情对人呢?”就在肖静秋心情不好的时候,只听到屋子中忽然响起了一个不该在这儿却让肖静秋牵肠挂肚的声音,男子的声音魅惑而沙哑,又多了一份悲伤。

????肖静秋闻言,急忙抬起头,只见到男子一身红衣,正倚在门口儿,他正看着自己,虽然说依旧温柔,可那眼神儿,却好似好哭出来一般,这目光让人心疼。

????“好久不见了呐。”肖静秋佯装开心,男子闻言,却道:“恩,好久不见了,久到你已经真正意义上的要嫁了人。”为何会是枭?如果是一个比我更好的人,或许我还会心甘情愿,或许我还会继续等下去啊。

????“魑之前去了哪里?我恨担心你啊。”肖静秋站起身,走到了他的面前,温柔问道。

????魑闻言,薄唇微微抿起,道:“稍稍有些事情要处理,本以为你会等我的。”

????“抱歉。”肖静秋真诚的道歉,自己的确对不起魑,一开始就没让他得到归属感,所以他才会走的那么随便。但是现在自己已经不想再丢弃任何东西了。这般想着,肖静秋又道:“魑的事情我感到很抱歉,之前枭说他将请柬送到了你的府上, 我还以为你不会来了呢,谢谢你能来。”

????肖静秋的话,让魑笑了,看着她道:“不必谢我,你要成亲,我怎么会不来呢?”怎么会放任别的男人来和我抢你呢?

????“你不去大厅和他们一起喝酒吗?”肖静秋看着魑,好奇的问道。

????“我对你和别人的喜酒不感兴趣。”魑说着,压低了身子,桃花眼对上她的眼,薄唇微启道:“呐,告诉我,在看到我的这一刻,你的心情是怎样的?”

????“很开心,也安心,看到你还好我就安心了。”肖静秋看着男子,说话的语气很真诚。魑闻言却嗤笑道:“可是,我在看到你以后,不开心怎么办?我本来以为你见到我之后会哭的,然后对我说对不起,接着我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怪罪你了。”魑的声音越来越小,在说到最后的时候说不下去了,看着肖静秋,狠狠的抱住了她:“你真是个坏女人,既然不爱我,为何又要撩拨我?将我撩拨至此却又残忍的决定丢下我。甚至于还要和别的男人成亲。”

????“对不起。”肖静秋听着男子的控诉,只觉得心都要碎了。听到肖静秋说对不起,魑的心更疼了,声音嘶哑道:“对不起就可以了吗?我怎么能接受你和枭在一起?”

????“我们已经成亲了,拜了天地,只差洞房。”肖静秋无奈的说着,温柔的摸了摸男子的头道:“魑,别再闹了。”

????“我没有闹啊。”魑忽然笑了,看着肖静秋,将她抱起。

????“放我下来。”被男子抱起来,肖静秋的脸色一变,想挣扎着起身,却被魑给压制住,魑将肖静秋放在了床上,看着肖静秋,温柔道:“呐,我一直在好奇,是洞房比较能留住心爱的女子,还是拜堂比较能留住,我们试试好吗?”

????“你敢的话,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肖静秋冷声。魑闻言,身子一颤,啧了一声后,将肖静秋放开,声音越发的嘶哑道:“就这么讨厌我吗?就那么喜欢枭吗?除了他谁都不行?”

????听着魑的话,肖静秋沉默了一下,然后道:“不是喜欢他,也不是喜欢你,只是我选择了他而已,我不想在这样继续摇摆不定了,所以我选择成亲,选择和他走完下半生。”

????“不可以!”魑激动的捂住了肖静秋的嘴巴,看着她,哀求道:“不可以和他走下去,算我求你,好不好?”

????“你够了。”肖静秋扒开男子的手,冷声说道。魑闻言,面色一白,自嘲道:“对啊,是该够了。这样哀求你的确该够了。”恕我按,魑便在肖静秋的狐疑之下,将她抱起来,然后点了她的穴道,让她无法开口,直接的将人扛走了。

????不能和你在一起的日子,对我来说是另一种程度的地狱,我要接触你所以在的光明,哪怕,这会将你拽入痛苦的深渊之中。